……心如槁木,已有十年

沉迷无限,无法自拔。
队长男神,天天狂吸
可惜没有,时间写文
现实压迫,时刻狗带



总是没有……,拒绝任何……。



更新:
发现:
好马不吃回头草,我个傻逼天天吃。


唉。无奈啊。






郑吒吴邪大本命
无限恐怖/盗墓笔记/端脑/
龙族/猎人/火影/实教/


主萌西皮
楚郑/瓶邪/楚路/(最近)佐鸣佐/(新增最新)奇杰




郑楚/双郑/零郑/all郑/郑萝(😂)/郑零 等
黑邪/花邪/潘邪/二邪/all邪 等
路楚/芬路/恺路/楚恺 等
佐鸣/祭鸣/鸣佐/宁鸣/我鸣/all鸣/鸣雏/柱斑/等等
杰奇/西杰/杰酷/雷杰/奇路 等





男神

夏驰
夜神月/楚子航/鲁鲁修/温韬/魏无羡/(新增)漩涡鸣人/波风水门/千手柱间



最后:
沉迷狼人杀 杀人游戏等二月有余,疯狂开黑 😂😭 高于萌新低于高配 求同水平玩家组局 ……

[人蠢同人番外 耽美 季许]1

人群中的蠢货-季峰线he   季峰视角

季峰和许源实在是让我欲罢不能的魔性的两个人。(tay?)
(两个tay的爱情)
(其实。如果真的有tay存在,那么谁都有可能是tay的。无论严洛也好,杨思语也好,沙瑞尔也好。)
(真正知道的,只有自己罢了。)




初次见到他,是在灯红酒绿的夜晚。
华美的夜场,帷幕与陈设红黄相映。男男女女来来往往。
在这光怪陆离之中,犹如一只小白兔一样的他不合时宜地出现了。
清秀无害柔弱的外表。怯弱,清澈而单纯的眼眸。
——当然,令我一下子不得不注意的,是那与记忆中那贱人三分相似的脸。
只是,气质全然不同。

我盯着他,问他的名字。
他在茫然与失措中脱口而出:许源。

这个人。我当然势在必得。
只是,那时的我,对他,只是报复与好奇罢了。
他却在那女的和我之间,选择了看上去不好惹得多的我。
那双眼睛犹如初生的婴孩一样懵懂。

……真是碍眼。

看来,即便在我恶意的丢弃之下,他也一样幸运地活得很好。

那天晚上。我肆意地折磨着他。
看他单纯得过分的眼睛,在我的欺压下,流露出难受与害怕。
恐惧,求饶的神色。
我却无比地兴奋。

仿佛,将一张纯白的纸,染上最初的颜色。
或者,倒不如说,享受第一个将他摧毁的快感。
第一个摧毁纯白的黑暗。

只是,你可知,将我摧毁的,也正是因为你?


只是。
我仍然十分怀疑。
出自那贱人的他。怎么可能如此纯净?
是他为了报复我的伪装么?
不过,不论是如何,这送上门来的羊羔,怎能不吃?

无论出于何种心理。




第二次。
滂沱大雨的夜色中,我的车撞上了他。
司机拿钱侮辱他。殊不知这正是我所愿。
我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的反应。
雨帘中他的头发和身上全湿了。清秀的脸在湿透的碎发下愤怒。
……糟糕,为什么,看起来更可口了?

如何?
在我调查之下,过得困窘而糊涂迷糊的你,很需要这笔钱吧。
却不想,他直接拿起司机扔给他,在雨水地上沾满泥沙的钞票,朝我砸了过来。
只是准头不好,没有砸到。
司机勃然大怒:你知道你惹的是谁吗?
我心中捧腹大笑,制止了司机。
算了,让我这么开心,今天就暂且先放过他吧。

第三次。
在令人厌烦的一家小公司老板谄媚的陪同下,我又见到了他。
其实我早就看到他了。那张脸,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忘记的。不是么?
他依然是一副单纯天然无害的样子,只是有些心不在焉,甚至最后撞上了我。
我故意道:你怎么走神了?你看着很眼熟呢。
没想到他竟然傻不愣登地提醒我。
我们曾经见过的。

我心里简直要笑死。不由得玩心大起,在他耳边暧昧地吹气道:没想到……你还能记得那天晚上?
我故意把音量控制在所有同行者刚好能听见的地步。
看着周围他同事诧异而奇怪的目光,他后知后觉悔之晚矣的懊恼表情,我心中止不住恶意地冷笑。
许源。就这样……就这样就好,让我好好享受,彻底报复你的滋味……

我继续道:正好今晚我有空,在爵华饭店等你。
周围人纷纷对他报以更加厌恶排斥的定性眼神;而他浑然不觉,仿佛认为这只是普通的字面意思吃饭罢了。

……
这种严重缺乏常识的状态……
联想到他曾经进过tay医院。我一瞬间不由得滑过这个念头。
但,即便他是个tay,又有什么关系呢?
哪怕他是个tay,也依然是我仇恨的对象!
对,许源,我不管你是谁。只要是占了这个身体,享受了这个身体带来的生命的存在……通通,都是我仇恨,痛恨至极的复仇对象……
也,是我最大的威胁……

晚上,我故意将他带到我的手下们面前。
手下纷纷起哄:老大又换了床伴了!老大品味又换了,这次能玩几天?上次是三天就腻了吧?
我的嘴角戏谑地勾起:不,准确来说是一天半。
瞄向他,惶惑的样子。

许源。哪怕你是个tay,也一样是我的威胁……如果你真的一无所知,那就让我好好折磨你;如果你是为了向我复仇而来,我更要把你留在身边,看看这样的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那懵懂无知不似作伪;很好,希望你能一直如此。

在我手下,好好品尝折磨的滋味吧……

最近火影游戏宣传很多啊,问题是这样真的好吗。。我看到第一反应就是   白送我都不要😂😂😂😂
感觉很多广告文案以及策划不行啊。把一个很多人不喜欢的角色拿来做宣传赠品???
可能是火影女性角色太少?可能吧。需要女性角色来引诱男性。但火影女性角色少,只能送她了。。
确实。送雏田我更不高兴。或者说生气。再其他的没有大众知名度。
海贼我没看过都知道娜美而且觉得她性格不错……柯南我当年没追的原因就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等到新兰在一起……火影真是毁女角……

那以后,又是怎样呢。
连绵不绝的战斗。
战场。
战争的硝烟。
兵马。
横尸。
………………
结束征伐边患以后回到朝堂。
继续劳心劳力。
并,服侍他。
在朝堂扮演完美的战将。
仿佛儒将般的风度,沉静的本性。
出谋划策。献计提案。规划。制衡。新政。为他做事。
朝野内外一致的美誉。赞赏。
他却早已心死,麻木。

在边境。
屡出奇兵,用兵如神。手下精锐无当。忠心耿耿。赤诚至极。
敌师闻风丧胆。深为畏惧。

但,最令他痛苦的,还是当他作为那人的入幕之宾,在皇上的寝宫地室之内时。

无数的“奇技淫巧”。
付诸于折磨他。
仿佛暗无天日,终日  的囚禁,残忍玩弄,残酷发泄……

每次,他都温顺服从。默然承受。

也,越来越厌恶自己。

只是,他又如何反抗?
楚,亦再深明不过;对他的心。

如果他愿意,随时可以解除标记。
区区生物的标记,对他不值一提。
但,心的标记。又如何解除?
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生命;也不知道爱了。但,依旧看不得那人受丝毫伤害。
而,眼下时局未定,楚也还远远达不到可以高枕无忧,肆意妄为的时候。
而,当那个时候到来,楚,也不会再留着他了。
所以,他也只能继续。
别无选择。

从低微的九皇子成为九五至尊。
那年楚强暴他时   他13岁  楚11岁
而  到楚登临大宝   只用了3年。

从那一天开始,他便失去了生命。
只是苟延残喘。

他恨自己,比任何人更甚。
对着侮辱利用玩弄自己的人魔怔。
甘心为他付出一切。
是,无法抗拒,不得不地。

这个世界的郑不知道。
早在他四阶初。破心魔的那一刻起。
他握着同样坠入深狂暴虐的楚的手  刺入自己的心脏时
在那一刻  他第一次死亡时
他破除心魔,将楚轩,作为了自己生命的信念。
从此,他无法抗拒,也不能抗拒。

这是,对所有世界的这个他,所定下的命运。

楚轩没有心。
那时的他,只是个孩子。
一个傲慢,冷酷,嘲讽,玩弄,轻狂,残酷,蔑视,的孩子。
日后的楚轩,虽依旧是如此的本色。但,孩子的残酷,比日后更甚。
如果郑依旧抱有轮回的记忆,便会忆起,在……的那时。
主神的对话框第一次出现在十三岁楚的电脑上时。
他无动于衷地选择了no。
正是这一个动作。让潜伏基地观察多时,因为全家被灭而冷漠之极,多年未曾开口并笑过,未曾有过表情的郑瞬间心痛如绞,不敢置信,当即口吐鲜血。
那一刻,他明白了自己的感情。明白了,自己不知不觉爱上了这个和他命运相仿的同类人;爱上了这个实际上与他天差地别,毫无感情的恶魔;爱上了,一条地狱般的绝路……
……

那时的他,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他。
便是到数年之后,他也始终没有明白。
别说是他。所有人都不明白。
都不明白。为什么中洲队湛然若神,强锐无双,令全轮回恐惧至深的最强者,甘心对一个平淡精致,娇气而可恶的男人俯首宠溺至此。

但是。
正是这样一个无情的恶魔,却是当时的他,活下去的理由。

如果没有楚轩。家破人亡复仇完毕的郑。背着哥哥(弟弟?)的无极的憎恶与仇恨,他一定,早就不在人世。
也许就,甘心让复制体泄愤;也许,他自行了断。
不论如何,那时的他,都不会再活下去。

但。任凭天意选择,最终活过来的他。便,从此为楚轩而活着。

为楚轩进入轮回。寻找让他拥有感情的办法。

为楚轩变强。
为……

因楚轩,他才是那个眼中有着深邃与星光,可以笑得带温柔幸福的队长。
另一个世界,并不喜欢楚轩的他。亦难以理解这个他的执念与深痴。简直就不能理解。无法置信。
那个他,亦深邃,冷静,清醒,但比他,缺少人性。

……


不论如何。
他终究将他供奉帝位。

曾经,在基地中,明了自己感情的他。为楚轩杀尽对楚不利的势力者。
双手沾满鲜血。而不惜。无动于衷。
明明,他是一个干净的孩子。

现在,为了将帝位奉送给他看不得之受丝毫委屈的楚。他,亦权谋至极,冷酷无间。

将那龙椅上的老人谋害。
将少年的皇子,送到没有人可以伤害,掌控一切的地方。

也是,楚所想要的地方。

为他,改变自己,违背良心,违背原则,不顾一切……

某篇 6

[限制级慎入
不是r18,是……。后面更。。
这可能就是我当时没写下去的原因。。看起来太惨了。。确实担心。。]


从那以后,又过了多久呢?
他清醒地在黑暗而冰冷的囚禁室中沉沦。
惨白的灯光。映照着他苍白的皮肤。
楚轩肆意地享受着这具劲瘦美丽的肉体。
黑发与苍白相映。最令人疯狂的是那始终沉静冷静深邃。仿佛洞察一切的眼神。
……强大得,令人想要迫不及待地马上摧毁。
占有。凌虐。

他对痛的耐受力很高。
楚上他上的兴起时,常常折断他的手臂,四肢。
或是将利刃直接捅进他的身体。
刺入胸口。看那鲜红的粘稠溢出。看他不为所动的嘴角流下殷红。
反正。楚轩很明白。这点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他可是,直接消灭了超越这个宇宙之外存在的存在……

郑也是无奈。
如果不是六阶生物突然出现在那个亲军小队的面前。
他怎样也不会如此。
不过。
这一切是那个人的愿望的话。
会这样,就很正常了。

那个如今名副其实的第一强者,凌驾一切的楚轩  的愿望的话。
尽管。作为这个多元宇宙第一个达到六阶者。只有自己承受了别人所没有的极度痛苦,“真相”。后来者也必定不可能在级数上超越他。
可是。得知了本应毁灭一切的真相。这个人,又如何能够正常地使用他的力量呢?
所以,楚轩才是比他更强的存在。
不过,没关系。
没有关系。

……他本来,就不是为自己而活……

纵然那个六阶远远不如他;但受尽重伤的他,应付起来也可算是勉强。以至,最终在楚轩面前毫无反抗之力;而这不死的身体,又足以承受他高强度非人可怕,仿佛杀人一样的凌虐折磨……

……
其实,不需要这样。
……如果你想这样,那就这样好了。
我不会反抗你的。

只是,我离真正的死亡……又近了一步。

某篇 5

当年(?)觉得太虐了写不下去。写得要哭了()
我想的时候还好。写的时候。。。
我怎么能这么虐我队长呢。。。
还有就是这一段车多()我看看能不能放到博客上(微博很久不用了,信息太杂乱,卸载很久了)

(。。。突然发现   原来之前还有写的呀。。)



不出片刻,听闻苏醒的楚轩果然如期而至。
郑沉默地接受着楚的扫视;
嗯,不错。楚满意地微微勾起嘴角,冷傲轻蔑的弧度;果然如他预料一般的复原时间……虽然这不叫复原;但表皮已然恢复完好,身体也承受得起他接下来的一切……
满意的话语不必说出口;以至堕了楚大校的格调,既然两人都心知肚明,那么……
打量完毕的楚对着垂眸的郑扬起微笑:你现在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吧?
随即一个巴掌郑被打落床下,他一声未吭,满目早已预料的了然,尚且重伤的身体又开始撕裂般地剧痛……嘴角不受控制地溢出鲜血……

无意目睹了一切的程啸傻立当场;为何自从郑吒进队之后队伍就开始接到那样艰险的任务?为何楚轩可以按捺大半年都不来看这个唯一撩动了他心绪的存在一面?为何……郑让他杀了他? ……
所有的一切 犹如真相缓缓浮出水面,震惊摧毁了程啸的固有认知……

幸好他尚且还残留着应急本能与对危险的反应;在楚轩发现他和他的失态从而灭口之前 程啸及时离开了这即将变成可预见的修罗场之地,临去前 程只看到了郑死寂漠然 漆黑一片 仿佛失去生命 心灰意懒的眼眸……
……这与记忆中的……
却有些神似。

毫无反抗。
郑任由楚在他身上肆意妄为,直到意识再次渐渐模糊……
……
……他的气息……
是的。如果这是单纯的,这个世界的楚大校,他断然不会如此顺从……
哪怕没有能力,也会反抗……
可是……
他的灵魂碎片……
这样的熟悉……
他闭了闭眼,既然是……
他爱着的那个楚轩……
那就无所谓了……
真的无所谓了

吃土日常()

虽然迟了然而希望能参加啊啊啊。。

奇犽的巧克力

killua!
他高兴地抬起头,循着声音去寻找主人。
果然看到黑发的活泼小男孩正向他奔来。

他总是看着他。

看着他眼中单纯而炽烈的光芒。
看着他如风般勇往直前。野兽般直觉而直接。

仿佛,只要看着他,就是莫大的幸福。

不由自主地护着他。
对他温柔。
宠着他。
让着他。

因为,他们是独一无二的伙伴。

我喜欢巧克力糖球。

但,对我来说,你才是最甜的巧克力。

两个人的一见钟情。他们在相遇照面的第一眼,甚至是在不是学校里的荒野的小池塘边,就知道对方是自己要找的人。

或者说,唯一能引起这样的,剧烈的兴趣与波动的 ……

对楚轩而言;亦是郑吒的唯一。

猎物角逐般地靠近……

楚轩破天荒地唇角挑起一抹微笑,目光直直撞进郑平静沉渊般了然而深深的黑眸中……

无需多言,两人早已将互相心思看得清清楚楚。

零点走进教室时,目光仍然不自觉地瞟向那个被无数少男少女眷恋之处。

和以往不同,那里已经没有了满满的表白物,如它的主人一般默然静立。

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零点很后悔。

他从未敢试图对那人送出过任何,甚至不敢流露出一点心迹。

而,现在,即便想送,也没有机会了。

哪怕是做那无数被礼貌地清理掉的其中之一,也好啊。

“我不接受任何人的表白。”

那个声音当时依旧沉稳磁性。

学校里不久便传出郑吒和楚轩……的小道消息。

……零点的惊讶不比别人少。

……那个整天面无表情冷酷淡漠吓人,令人敬而远之的学神?

……听上去很荒谬,却意外地觉得……合适。

也许,只有那样的人,才配得上他。

不过,不管是怎样,自己终究是要离开了……

自己本就是美籍华人,到中国不过是遵从父亲的要求来熟悉家乡……只是这一年的期限也快满了……

只是,他会永远记得那个男孩……

俊美的,沉静的,照亮他灰暗人生中唯一的光彩……

在他摔倒时会默默地扶起他……只有他拉他一把。

不在意他是否默默无闻,是否和他有关系……

隐藏于那男孩本性中的温柔……

被他爱上的人,一定很幸福……

只是零点不知道,事实并不如此。

郑吒对着楚轩,极力隐藏住了那不尽的温柔疼惜的流露……

因为他知道,他爱上的人,只喜欢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